歡迎光臨,您可以登錄註冊一個帳戶.
Language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的購物車是空的

蔗民神學

蔗民神學
型 號: 4652
書  名: 蔗民神學
英文名稱: Zhemin Theology
作  者: 王礽福
譯  者:
系  列:
語  文: 繁體中文
版  次: 1
頁  數: 224
國際書號: 978-988-8250-64-6
電腦條碼: 9789888250646
出版者: 宣道出版社 China Alliance Press
庫存狀態: 有庫存
銷售價: HK$90.00
稅前: HK$90.00
購買數量:  
   - OR -   

目錄


吳序 力抗「成功神學」的《蔗民神學》 吳國安

梁序 蔗民神學──觀察世情的新視角 梁家麟

張序 瓦器的福音書 張文亮

前言 蔗民源流考

序曲 我很醜,但不打算整容

 

輯一 如此蔗民,這樣神學

1 蔗渣板人生

2 神蹟‧律法‧鹽巴

3 上帝剛剛好

4 生命因虛空而實在

 

輯二 舊約蔗民眾生相

5 苦瓜臉倒啖甘蔗

6 上帝疼「番鬼妹」

7 律法英雄波阿斯

8 騰雞聖徒俄巴底

 

輯三 蔗民心理學

9 丁蟹現象學(上)──危危乎人性論

10 丁蟹現象學(下)──知不知知識論

11 下行之詩

12 假冒為善的我

13 尋常味道最滋味

 

輯四 蔗民在教會

14 我的神探弟兄

15 上帝愛雜牌軍

16 窩囊者之歌

 

附篇 每天來點蔗能量

附註

 

書介


我就是這個踩單車的人嗎?

不懂輕身上路,

總是不捨地帶著那些累贅的事物,

騎不快,隨時跌倒,

卻為著那一點的執著而強打精神地微笑。

 

「蔗民」就是草根或具草根意識的庶民,先天不足、後天不良,所以無意也無力追求卓越,被視為不長進的一群。他們缺乏發言權,卻無處不在。

有頭髮,誰想當瘌痢?若可成實木,誰想當蔗渣?然而,在如同蔗渣板的人生裡,蔗民如何經驗上帝所賜予他們的普通恩典、普通智慧、普通快樂、普通人生呢?

且看作者王礽福如何以其蔗民之眼,窺看人世百態;以其蔗民之口,追問人生顛簸無常的緣由;以其蔗民之耳,聆聽上帝無聲的回應;以其蔗民之腳,行走人間;並以其蔗民之筆,寫下一個個「不足為精英道」的尋常故事。

 

 

作者簡介


王礽福

大陸出生,香港成長,台灣念大學,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曾任教師、編輯,再於建道神學院獲道學碩士,成為文字傳道人,現為香港宣道出版社社長。

  小時候信佛,常常思考何謂「普渡眾生」的信仰;信主後,問題改為何謂「但願萬人得救」的信仰。信主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卻一直對信仰及教會生活適應不良。後來發覺,適應不良者大有人在;於是自憐憐人,嘗試書寫適應不良者如何勉力敬虔度日,是為「蔗民神學」,旨在與一眾蔗民互相打氣,分享信仰中的悲喜甘苦。

 

 

吳序


力抗「成功神學」的《蔗民神學》

 

猶記二十世紀初五旬節運動興起時,其基本精神除對方言的著重外,也重視邊緣人士如黑人、窮人應享有的公義和所盼望的拯救。曾幾何時,今時今日特別在某些庸俗化靈恩/泛靈恩運動的表述中,上主的恩典竟表現在強化既得利益者固有的優勢,於是,「雅比斯的禱告」、「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Your Best Life Now」、「Becoming a Better You」、「轉化七大山頭」,甚至「財富轉移」、「為神作個有錢人」等教導紛紛出籠。平心而論,這些教導個別而言也許的確有些聖經根據,但若無視聖經上下文、不加分辨且無限上綱地接受這類教導,將使基督徒陷入「靈性精英主義」(spiritual elitism)。如此一來,非精英的平凡人、庸才甚至「低端人口」,原本在社會/經濟層面已無多少生存空間,現在連在屬靈/教會層面的立椎之地也將被剝奪。

「成功神學」大行其道,礽福兄這本《蔗民神學》反其道而行,不向高富帥、白富美輸誠,告訴他們「成功天註定」;卻旨在向平凡無奇、芥草般的小人物喊話和交心,書寫這些平凡人的故事和內心感受─這樣的作品,我很難想像它會叫好或叫座。但正如同保羅向哥林多信徒指出「上帝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林前一27),照樣,礽福兄心繫蔗民,以優美中見平實、深刻中不失幽默的文字告訴蔗民們:我們並不孤單,也非異類,即使被人看作魯蛇(loser),卻仍是上主眼中的寶貝。礽福兄也許過於客氣,說自己所言卑之無甚高論,但我認為以《蔗民神學》力抗「成功神學」,真有點馬丁‧路德以「十架神學」糾正「榮耀神學」的味道,因兩者都力主我們將焦點由自身的成就─和無成就─轉向釘十架的耶穌。

在此,保羅的話再次迴盪:「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上帝,上帝又使他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如經上所記:『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前一30∼31)不管是否蔗民,你我都要在基督裡。

 

新加坡神學院華文神學系助理教授

吳國安

 

張序


瓦器的福音書

 

如果有人因著上帝的帶領,依然四面受敵,這是不是上帝的帶領?是。如果相信上帝,心裡還為這事不舒服、那事不平安,這是不是一個堅定的信仰?是。如果承受上帝的救恩,還不斷地遭受逼迫,這是不是蒙主拯救的人?是。因為使徒保羅就是這樣說自己,也這樣說他對主的跟隨。

人如果有上帝的能力,每次上台打拳都被打倒,這算不算有上帝能力的拳擊手?算。如果有上帝的生命在我們心中,卻與世界的人、事、物格格不入,這算不算重生的人?算。因為成功或失敗、貧窮或富有、知識或無知、健康或疾病、得著或失去,不在證明瓦器如何,而在顯明瓦器裡的寶貝如何。

上帝是將寶貝放在瓦器裡,因此任何一個見證,若只有寶貝,沒有瓦器,是危險的;只有瓦器,卻沒有寶貝,也是危險。

這本書是在兩種極端──「高舉有能力的寶貝」與「憐恤受傷的瓦器」中,尋找一個平衡點。表明信耶穌是平凡人的福音,而非超人福音;是烏龜慢爬的跟隨主,而非事事展翅上騰的飛行家。

禱告不得答應,是不是上帝不喜歡這人,還是上帝要用他安慰其他禱告不得答應的人?是後者。這書是在剛強與軟弱的翹翹板上,往這邊挪一點、那邊挪一點,試著找著實踐真理的位置。等到挪好了,發現上帝又調整了兩端的重量,只好再挪,挪到要剛剛好,卻又變了。

這是庶民的福音,也是爛人的福音。我必須承認我比較喜愛真誠的爛人,而非高高在上的超人。

 

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

張文亮

 

梁序


蔗民神學──觀察世情的新視角

 

礽福的《蔗民神學》是好玩的一本書。

好玩的不僅是作者風趣幽默,用字遣句精煉,讓人意料不及,忍俊不禁;更是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觀察世情的新視角,讓我們邁入向來被忽視的現實世界,直面人情本相。

我們當然都在現實中。但是,基督信仰常將我們牽扯到一個神聖的境界,高言大智的話總是信徒群體中的主流聲音;教會的正義之士更把信仰理想和生活現實二分對立,對現實的無視和鞭撻便等於對理想的效忠和實現。於是乎,聖經原來是否定現實的壓倒性的教導,在教會的講論便變成否定現實的真實性。無視現實,專講理想,所講的理想便失去了在現實付諸實現的空間,淪為多數人的宗教口號,也淪為少數自命宗教秀異分子的角色扮演。法利賽派是聖經裡耶穌批判得最多的對象,他們的「假冒為善」,構成對人們勉力為善的最大障礙。

礽福抗拒神聖與正義化的大潮,要將信仰立定在現實之上,寧願接受對理想與現實的雙重承認所造成的彼此矛盾對立的張力,也不肯在理想與現實之間二擇其一。他沒有自命神聖,卻選擇跟隨耶穌自甘卑微,成了「蔗民」,然後以此身分和視界觀照信仰,尋求實踐信仰的空間。

是的,惟有承認現實是現實,現實不是理想,才有在現實裡實踐理想的可能性。並且,在實現理想的過程中,永遠都是一步一步慢慢來,不可能一步到位;而在任何時間,我們仍得確認並承認現實尚未臻達理想。志未酬,言志已酬便無志。信仰首先是要將人打回原形的,我們是在原形裡才真切認識耶穌基督,並發現進步的可能性。

自嘲是自卑的一種形式,故諧謔是蔗民的自然表現。礽福這本書的好玩處,在於他對所說的主題以身相許,親身示範了蔗民的笨拙面相。劉姥姥進大觀園固然鬧笑話,蔗民要實現攀天信仰何嘗不是?跌跌撞撞間,在這齣諧趣劇做給天使和世人觀看的當兒,上帝的恩典豁現。

本來想在序中替礽福吹噓一下他的大智若愚、大巧若蔗,結果卻禁不住多踩他一腳,讓他躺在泥巴裡的高度跟我相彷。我自稱黎民,他竟另樹一幟為蔗民?

 

香港建道神學院院長

梁家麟

 

內文試讀


下行之詩

 

 

 

王礽福(香港宣道出版社社長)

 

下行之詩為誰唱?

 

詩篇一百二十篇至一百三十四篇稱為「上行之詩」,那是聖民上聖城朝聖時,路上所唱的詩。「上行」,和合本註「或作登階」,就是一步一步、一階一階往上走的意思,是個顧名即能思義的屬靈比喻。

 

認識一位弟兄,每隔幾年就換工作。初相識時他當經理,後來降為主任,最近得悉他竟然在當文員,有朋友慨嘆說他的人生恍如首「下行之詩」。這完全沒有幸災樂禍之意,純粹惋惜。但用「成功神學」的標準,他大概算是個「反見證」吧!教會找人講見證,一般是找些最初當打雜的,現在當大老闆的吧!

 

弟兄是個善良的人,按我所知,也是個兢兢業業的人。人生卻成了首「下行之詩」,無庸多說,也猜到是遭逢多變。而且頹勢似乎未止,令人憂心;但也慶幸現時的公司知道他的情況,尚願意聘用他。

 

我對「打雜變大老闆」的勵志見證,一向不感興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人人有首難唱的歌,人生的跌扑真的可以接踵而至,且深不見底,谷底之下還有深谷。然而這種「不方便的見證」,卻是不少尋常人的尋常生活。我對勵志見證不感興趣,卻也不排斥,更覺得年輕人應該多看這類見證,生活才有鬥志。但人到中年,人與事見多了,只感到動輒搬出成功人士的見證來,不一定有意義。

 

一將功成難免萬骨枯,社會階層如金字塔,怎可能都鼓勵人來當塔尖?我們可以不帶酸葡萄的心態來欣賞、讚賞、仰慕那些尖子,並相信當中不少人的確經歷神蹟,以及從信仰而來的能力與智慧。我信神蹟,也渴慕神蹟,但既是神蹟就不是尋常事,我必須在渴慕神蹟的同時,去過尋常的生活,踏實地去過一個神蹟稀少的尋常信仰生活。

 

終極的救贖有賴新天新地的降臨,在這個破損的世界,順或逆不能簡化為上帝的祝福或懲罰,所以我更在意信仰如何轉化我們的價值觀,給予我們生存的盼望。你覺得「破鏡無法重圓」?信仰給你盼望,給你原則,讓你有勇氣朝著「破鏡可以重圓」的方向走。到你的鏡子完全粉碎,你覺得你已活不下去了,信仰給你活下去的勇氣。

 

活著,人生就仍然有各種可能。當然,有時活著,只是為了「應酬」那些愛你、關心你的人。他們覺得他們給了你生存的盼望;其實是你讓他們的盼望不致破滅。你生無可戀,卻仍然為著不想讓別人難過而堅持下去,這就是個卑微人生的卑微見證。

 

另一位在變故中的朋友告訴我,他不為誰而活,他只是不想「折墮」(廣東罵人語,意近造孽,這裡指遭逢變故後的落魄狀況),不想讓人看扁,所以努力生活。不知就裡的人視他很有為,知道的人就明瞭他內心的苦澀,上行的腳上有一顆下行的心。

 

即使沒有變故,對於絕大多數稱不上出類拔萃的人來說,人到中年,每一次的上行,都帶著下行的危機;並且,危機的來臨,常是指日可待。

 

人上人心裡有個人下人

 

看電影《王者之聲:宣戰時刻》(The King's Speech,2010)1時,心裡浮起一句話:「這不就是在談彼得原理嗎?」彼得原理中的彼得,不是使徒彼得,而是管理學家勞倫斯.彼得(Laurence J. Peter)。我將他的理論簡化如下:稱職的結果?升職;升到甚麼職?升到不稱職為止!

 

彼得原理雖然不是甚麼物理定律,卻是職場的普遍現象,相當可悲。今夕上司不稱職,他朝君體也相同!而且,升職由不得你,不升職也往往由不得你,你知所進退,也不見得能進退自如。

 

故事主人翁為英王喬治六世。原為約克公爵的喬治,口吃嚴重,每逢演說,都丟人現眼。偏偏王兄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為了與離過兩次婚的華麗思結婚,寧可禪位給喬治,當其溫莎公爵去也。喬治無心問鼎,無奈國不可無君,登基後他非常痛苦,跟王后哭訴自己只是個海軍軍官,根本無法勝任國王之職。看著公文,一個字都看不懂;最糟糕是在媒體年代,他的職責包括各類演講與廣播,對一個口吃的人來說,就是要他不斷出錯、出醜,想到此,喬治六世哭成淚人。

 

故事結局相當勵志,但最觸動我的,是喬治六世人品(雖然脾氣有時有點臭)、才能(雖然是個虛位元首)俱佳,偏偏敗在一般人都應付有餘的一項日常能力之上,一開口就被人比下去。「人上人」心裡有個「人下人」,落差太大,痛苦至深。他向王后哭訴的那場戲,我也看得淚流。

 

我們總有這項不足、那項不逮,絕少有人面面俱全。然而當我們一步步晉升後,對我們能力的要求就愈來愈高、愈來愈多,原本小小的絆腳石就儼然如一座高山!而且不少職業的晉升方式是將你由一個技術人員或專業人士,搖身一變為行政人員,所以你在升職之餘,也換了工種!很多人因此就從稱職變成不稱職。是不是沒有解決方法?不是的,但必須承認,我們不都是潛質無限的人,擔任中下層時或許遊刃有餘,但當起中上層就左支右絀,相當吃力。何況,當你終於稱職後,就可能再被升職,要再一次吃力地攀山。我不是在唱悲歌,我是在說現實。我常擔心我們把人生與信仰說得太樂觀、太簡單,以致跟庶民百姓失去共鳴。

 

這幾年開始講「蔗民神學」,於是多了人找我談,談他們人生的不幸,談他們事業的無成。我逐漸發覺,也許正由於我們的社會和教會宣講大量「成功見證」,對很多中年或以上的人士來說,不要說是事業失敗,單是平凡、一事無成,已經非常困擾他們。成功人士的見證,對他們來說已失去激勵作用,反而是不斷提醒他們有多失敗或無能。

 

我無法幫他們反敗為勝,我也常為自己的人生可能一事無成以至失敗而困擾(難道你以為我是憑空想出「蔗民神學」的嗎?)。我持守的信念只是,如果這是個但願「萬人得救」的信仰,這個「萬人」一定包括大量事業無成的人。真正的信仰絕不是「尖子俱樂部」,如果是的話就太恐怖。所以我一直相信,信仰能夠承載大量「事業無成者」的生命,信仰一定有另一套幫助我們詮釋生命的價值,以及幫助我們成就那非世俗定義下的生命價值。

 

不是要散播悲觀消極的情緒,而是多年來察覺到那些成功、勝利、神蹟、積極、正義、善良的「正面氛圍」,竟然變成一種迷障,使我們無法誠實面對自己的無能、軟弱、邪惡,承認自己的失敗。我們不提軟弱與罪惡嗎?不是,但往往有些「行義過分」的人,勇於論斷定罪,急於要求改正,使到許許多多的人為了怕承認失敗,而不斷裝胸作勢、弄虛作假,以至不擇手段。結果教會反而容易籠罩著浮誇、矯飾之風。2我希望我們能以誠實、謙虛的態度,來面對我們當中的無能、軟弱、邪惡、失敗。

 

下行之時仍能見證上帝

 

一位傳道人面對堂會的問題,很擔心因自己沒有能力,使到堂會衰敗下去。我只能安慰他,成與敗牽涉太多因素,不是我們所能控制。是的,也許換一個比較高明的人,問題能迎刃而解;可惜我們找不到這個人(甚至無從判斷這個人是哪個人),只能靠著自己「豬一般的智慧」,在廣納雅言後,按著我們所知、所能判斷的「最好決定」來行事。這個「最好決定」也許在迫使我們突破自己某些限制,譬如不再濫好人,勇敢正視問題,處理當中的人事轇轕。然而,這仍然不保證我們能夠成功,甚至會為自己帶來更多惡名,惹來更多反彈。可惜這個社會皆以成敗論英雄,你成功了,即使行為不端,仍然萬人景仰;你失敗了,即使敬業樂業,仍然遭人輕視。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上帝不以成敗論英雄,我們在失敗中仍然可以有蒙主喜悅的見證在其中。當他聽見「我們在失敗中仍能見證上帝」,眼睛就紅了。

 

我還是要透過《王者之聲》說一點勵志的話。當喬治早已放棄治療後,是他妻子一直不離不棄愛護著他,為他繼續尋找語言治療師。當喬治與亦師亦友的治療師鬧翻後,痛定思痛要向對方道歉,是他妻子陪著他去賠罪。

 

當時喬治六世的對手是誰?是辯才無雙的希特勒!喬治六世見其演說錄影後,心都銷化了!擺在面前的山,總是很高,一個人的問題往往不是一個人所能解決,他需要謙卑、需要愛護、需要師友,才能在負隅頑抗中絕地反擊。終於,喬治六世在語言治療師的協助下,最終發表了鏗鏘有力的戰時演說,激勵了全國軍民!更值得安慰的是,原來不必亢奮如希特勒,也能激動人心!

 

我祝福你能成功,也鼓勵你承認自己的限制,面對自己的失敗,這樣,即使失敗仍帶著能量,仍充滿見證。

 

我們常常說的「講見證」,到底是講誰的見證?是講上行基督徒的成功見證嗎?若是這樣,教會裡大部分的人都沒資格講見證。但如果見證的內容是耶穌基督,除了勵志見證外,那些「不方便的見證」也是見證,即使當事人的內心充滿各種難堪、苦澀、潦倒與落魄,以至於你是精神病人、嚴重傷殘與智障,甚或你仍糾纏於各種罪惡網羅之中,你仍然是一闋見證,見證著三一上帝與信仰群體與對你的愛與接納。最沒有能力見證神的人,最能夠見證神,這不是詭辯,也毫不玄妙,只要認清我們要見證的,不是自己是個「好基督徒」,而是耶穌基督是主。

 

你人生就算愈來愈失敗,但你還是可以活下去,並且不影響上帝對你的愛。你的人生雖然下行,仍然可以是首詩。

 

注釋

1. Speech在這裡是雙關語,既指演講,也指說話能力。補充一點,香港的譯名《皇上無話兒》相當低級趣味,令人憤慨。

2. 有些情況在〈丁蟹現象學〉(上、下)談過,但問題比想像中要嚴重,日後有機會再作闡釋。

 

回到書本資料

如果您對本商品有甚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



標簽: 王礽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