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您可以登錄註冊一個帳戶.
Language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的購物車是空的

試讀本:黎民CAFÉ 06──黎民的智慧人生

 

點選訂購

目  錄

1  以水變酒的神蹟

   親友的盛宴

   兒子?上帝?

   隱藏的神蹟

   謙卑敬畏跟從上帝

  

2  無能的發現

   在擅長的領域裡

   能力的邊界

   對自然的主權

   在擅長的領域中發現自己的無能

  

3  量才派職的比喻

   公平對待

   惡僕之惡

   領二千者的心態

   以上帝的創造為滿足

  

4  賽跑的人生

   人生如賽跑

   要得的冠冕

   攻克己身

 

序言

自 序

  我們已慣聽弟兄姊妹對主日崇拜講壇的批評。這裡說正面話:我倒常為弟兄姊妹對講壇的期待和尊重而感到詫異。

  這是一個資訊氾濫的時代,我們有看不盡的電視台頻道和節目,有讀不盡的報刊網頁;我自己便常有大堆報刊書籍待讀,同時又因未讀經而受壓力,閱讀成了一個重擔,為的是要清理桌面極速高築的債台。資訊太多,讀不了也吸收不了;不少人都出現閱讀疲勞的症候群:腦袋自動關機,拒絕吸收新資訊,不想被新資料或思想所擾亂。我在快速掃描書報時,常常為內容不外如是,沒有新東西而感到釋然;大疊文字材料,竟然找不著一條值得整理存檔的,這是多愉快的事。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竟然還有信徒對講壇充滿期待,並且為數還不少,這是多教人感動的事。事實上,今天要聽講道是易如反掌的事,隨便上網都能立即下載數百篇名嘴大牧的講章;能夠進入英語世界的,更徘徊在數以十萬計的講道錄音和錄影裡,像在古老的音樂點播機面前隨意選擇。既然古今中外的講員都可列隊供我們點將,那為甚麼還要對一間小堂會裡的小傳道的講道有所期待?就算確認主日上教堂是信徒的基本責任(不少信徒在原則與實踐上都不復認同此點了),聽道亦不過是指定動作虛應故事罷了,為何值得這般認真呢?

  是的,即或是有弟兄姊妹以眼神或言語表達對我的講壇服事感到失望,我還是心存感激的。我謝謝他們的期待,我抱歉他們的喜愛不幸地變成錯愛,我為自己的失場而懊惱,卻視他們的批評為給自己的鞭策,要求日後不再辜負弟兄姊妹追求真理的熱忱。

  在剛過去一個系列的培靈會裡,講完第一堂效果不太理想的信息後,我有一個重要覺悟:多數弟兄姊妹其實並不需要太複雜的理論,他們需要簡單明快的信息;我不是說他們的頭腦太簡單,遠遜我這個知名學者講者,所以無法吸收我的高深信息;而是若他們得費勁來跟著我的思路繞圈子,勉強明白我所傳遞的複雜信息,他們也沒有多餘的思想空間來作自由聯想,或自行將個人處境和需要代入信息中,更遑論聽到聖靈個別性的啟迪和引導了。再說,絕大多數文化和歷史背景的介紹,複雜的句型和篇章布局分析,都不過是將簡單問題作複雜處理(這是學術遊戲的要旨),對明瞭經文的教訓與生活應用幫補不大;所以請恕我狂妄論斷:它們多數是主日講壇所非必須的。我立志讓自己的信息說得簡單一點,愈簡單愈容易傳意(噢,這跟保羅說的吃奶和吃乾糧的比喻沒有太大的關係,不要上綱上線)。

  我同意得保衛講壇,勿讓其淪為脫口秀的舞台,因講道不是娛樂活動。但這裡得注意的是內容,而不是形式。就是說,我們確保講壇所傳講的是聖經的教訓,而不是心靈雞湯式的人生哲理,或純粹的個人分享;就如在一個教會講壇?面上看到的幾個字:「我們須要見耶穌」。我們讓弟兄姊妹在講道的過程中,與耶穌基督真實相遇;凡祂所吩咐的,都教導他們遵守。不過,我們必須花更多的心思來鋪排信息的傳遞方法,在形式上作靈活變化。不要讓講壇沈悶,這是講者的基本責任,跟甚麼消費主義完全扯不上關係。要是我們無法提起信徒聽道的興趣,再重要的信息也傳不出去了。我最不能接受牧者一方面在講台上噴灑迷魂藥,另一方面卻又義正辭嚴地批評信徒為何不打醒精神聽道,彷彿打瞌睡的責任全在他們身上。法利賽人式的自義,莫過於此。

  我的一個基本信念是:上帝是滿有生趣的,祂在聖經裡的啟示充滿幽默感;耶穌基督的教訓超級有趣,聖經讀來津津有味。所以,我們得努力保證每篇建基於上帝啟示的釋經講道都是洋溢著智慧和趣味的。

  我自己做得不夠好,謹向教會的弟兄姊妹致歉,謝謝你們的包容體諒,謝謝你們繼續期待,相信我還有改進的空間。

  謝謝宣道出版社給予機會,讓這個地痞咖啡檔(不是高級咖啡屋呢!)能營業迄今。謝謝礽福、麗霞和其他我不知名的同工的忍耐襄助。謝謝細金姊妹在工作和生活上的照顧,上帝在創造時乃是為混亂賦予秩序,我在每日都見證細金姊妹的創造工程:她在我的「亂」中尋序。謝謝愛妻柳萍的偕行,她充分認識我這個講者,然後聆聽我的講道;她是我最不敢期待對我尚有期待的人,但我經歷如此的包容相信忍耐盼望已三十多年。

  梁家麟

  2014年5月9日

內文選讀

在擅長的領域中發現自己的無能

  我們在自己的弱項裡,承認自己的無知和無能是容易的。現代社會分工精細,知識爆炸,誰沒有許多無知無能的事呢?我不懂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多數領域,我不懂經濟理論投資策略,我不會維修水電製造家具,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事。在大學圖書館裡,我看不懂的書遠多於能看懂的,你大概也是吧?

  知識分領域,技術分部門,不同的人各有專精,各自扮演不同角色。本來作為院長,應該懂一點行政和財務知識,不然在推動院務上會有困難;幸而我的院董和同工體諒我的限制,覺得我懂得聖經和神學,懂得神學教育的方向更重要一些,便自覺地站到我的破口之上,我不懂他們懂,這便很好了。只要我知道自己有哪些強項,並在強項上能有所發揮和貢獻,我便不會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正如保羅所說:「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四16)

  在工作層面,知道自己的強與弱是很重要的;但在信仰層面,這並不足夠。在上帝面前,我們不僅得看到自己的弱項是弱項,也得同時看到所謂強項也是弱項。在全知全能的上帝面前,沒有人能自誇為有所知、有所能。我們的知識等於無知,我們的能力等於無能,我們一無所有,一無所是,給上帝打回原型,然後在原型裡覲見上帝。上帝扶拔謙卑的人,卻擊打狂傲的人;任何在上帝面前不自行低頭的,上帝都會把他的頭按下去。但以理先知說:「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但四37)耶穌基督也說:「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太二三12)

  上述是原則性的說法,在實踐上,真切地經歷自身的徹底無能和無有,是屬靈生命成長的關鍵一步。要是我們認定自己有所是、有所能,譬如相信自己的專業資格和江湖地位,相信自己的營商能力和經濟實力,便很難放下自恃的心,過仰賴上帝的生活;倚靠自己聰明的人,是很難專心仰賴耶和華的。

  傳統的說法是,我們必須經歷生命的徹底破碎,才能淬鍊出一顆單純倚靠的心。弟兄姊妹,我不知道你們曾否經歷過上帝的拆毀、毀壞與傾覆?我認識好些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移民到美加澳紐的人,許多原來在香港是政府高官、專業人士和成功的生意人;移居外地後,英雄「被困筲箕灣」,生活起了重大變化,原來「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終日車龍馬水的,都得將絢爛歸於平淡。他們發覺自己最引以為榮的地方,如今都不見了,這成了他們重大的人生斷層和身分危機。不過,正是在這樣的危機中,許多人重新認識上帝、認識自己,在上帝面前降服下來。

  上世紀八十年代和過去十多年,不少人在經濟上經歷多番成敗得失的折騰,試過三更窮、五更富的滋味。一時間家財千萬,一時間債主臨門;一時間魚翅漱口,一時間兩袖清風。他們真切地體會名利富貴的虛幻,更知道自己的財技觸角經驗統統是不可恃的;如此才明白聖經說的有衣有食,就當知足的道理。

  此外,一些患上重病,經歷過生死邊緣,被迫放下工作,退出公眾生活的弟兄姊妹,也得重新整理自己的價值觀,發現甚麼是他們真正能擁有能倚靠的,甚麼只是鏡花水月。

  弟兄姊妹,我不希望你們有上述移民、破產或患病等遭遇,不希望你們給上帝這樣拆毀和破碎。我希望你們能夠不給上帝剝奪的前提下,也自動發現自身的限制,承認個人的無知和無能,學曉凡事跟隨上帝、順服上帝。或者僅是被上帝一點點擊打,便立即覺悟前非,自降為卑,做一個真誠謙卑的人。你們覺得這樣好不好?正如彼得和雅各在船上和湖中間經歷自己的無能,確認必須依賴主一樣;我們在最擅長、最有自信、最感到得心應手的地方,發現自身的限制,也發現耶穌基督仍是主。(引自頁47-52)

作者簡介

梁家麟牧師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哲學碩士及中國文化研究哲學博士;加拿大維真學院基督教研究文憑、道學碩士、神學碩士研究。曾任《突破》雜誌執行編輯、宣道會黃竹坑堂義務堂主任、東方佈道基督教會顧問牧師。現任建道神學院院長。

點選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