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您可以登錄註冊一個帳戶.
Language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的購物車是空的

受比施更為有福

受比施更為有福
型 號: 4640
書  名: 受比施更為有福
英文名稱: The Gift of Receiving
作  者: 李盧詠儀
譯  者:
系  列: 1
語  文: 繁體中文
版  次: 1
頁  數: 284
國際書號: 978-988-8250-50-9
電腦條碼: 9789888250509
備  註:
出版者: 宣道出版社 China Alliance Press
庫存狀態: 有庫存
銷售價: HK$88.00
稅前: HK$88.00
可使用積分兌換: 1
購買數量:  
   - OR -   

書介


面對驟然的患病噩耗,她沉著面對,客觀地分析病況形勢(復康社工的專業背景使然),冷靜得連自己也驚訝。當身邊人都將焦點放在如何治理跟進、存活及復發等等實際問題,她心裡清楚身體要經歷的難不倒她;最痛而困擾她的,是心中放不下的一份掛牽──年幼子女媽媽的掛牽。

 

面對這個關口,她迷惘了,不甘不捨……

 

書中記下了作者有血有肉的真情剖白與掙扎,還有跟創造主的「摔跤」。過程中,她明白到人生沒有甚麼是理所當然;卻體驗到天父的手一直牽著她,祂的恩典足夠陪著她走每一段路。期間她遇上許多「陪跑」天使與同是病患的「生命導師」,教她看懂人生,學習謙卑放下。難得全書沒有沉重灰鬱的調子,卻處處流露幽默、睿智,叫人忍俊不禁,心領神會。

 

或許事情沒有如我們預計的發生,縱然有些日子似乎失控,在「淵面黑暗」的日子裡,神說:「要有光。」你看到了嗎?

 

作者簡介


李盧詠儀

 

生於香港,資深社工。1977年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工作系,投身復康服務。婚後陪伴丈夫旅居愛丁堡、普林斯頓、温哥華、波士頓、多倫多等地進修及工作,在愛丁堡 Moray House 教育學院修畢高級教育文憑,後取得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碩士,主修特殊教育。

 

近四十年來,在香港、蘇格蘭、加拿大不同崗位服侍殘障人士、華僑社區、長者群體,督導社工實習學生,並參與教會及文字事奉。翻譯書籍包括《誰掌管明天》、《祈禱之難,難在……》,曾於《世界日報》北美版負責撰寫「行萬里路」專欄。

 

2012年與丈夫女兒全家返港,退休後繼續學習跟隨基督腳蹤,與病患或有需要的鄰舍並肩同行。

 

推介


這本真誠地分享跟「乳癌」一起共舞的書,再一次勉勵我們,天下萬物總有定期,能化咒詛為祝福,學會更珍惜我們所愛的,特別是病患的家人,只因施有時、受有時。

曾詠恆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香港乳癌研究組」召集人

2014年十大傑青

 

當初拿到書稿,我—口氣便把它看完,教人不欲停下。書中所分享的每個經歷都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有血有肉。……化療期間的每—針,縱使是多麼的難受,瑪嘉烈也總是能夠從中看到有趣的點子,以幽默的角度給我這個過來人—口新鮮空氣。

簡佩霞女士

東華三院賽馬會復康中心前院長

獲頒香港2015年度行政長官社區服務獎

 

一篇篇的日記、寫給親友的代禱信,都引導著讀者「埋身」地反思這些重要的人生課題:換了是我,又會怎樣面對?個人認為這書不單止寫給病者及其親友,也適合每位信徒閱讀。

孫國鈞牧師

宣道會沙田堂顧問牧師

 

從詠儀確診罹患癌症、接受外科手術、經過十二個星期藥物化療、到完成三十三次放射性電療,前後合共一百八十六天刻骨銘心的日子;我在近距離的陪伴裡,見證了原來眼淚之中仍可嚐到真切的喜樂、忐忑之上還有出人意表的平靜安穩、軟弱困頓之外尚存著那不容奪去的屬天盼望。

李思敬牧師

 

十年前,我媽媽確診乳癌。這本書是她的故事,我們家的故事,也是很多其他人的故事;甚至也可能是一點點我的故事。若然如此,我希望它告訴我們一件事實──癌病關乎愛。癌病關乎家人、朋友、摯愛的人。癌病關乎温暖、安慰、歡笑。癌病關乎信心。

 

李可羨小姐

 

自序


「然後呢?」

 

成年以來,一直以為自己比較嚮往「大裡大氣」的著作:余秋雨《千年一嘆》、龍應台《大江大海》;至少也得像章詒和《最後的貴族》。對欠奉大時代磅礡氣勢、不能橫空千載,「小裡小氣」的作品,少不免相對有點不耐煩。萬料不及,自己終於完成的,也就是小裡小氣的這麼一本──一個人的歷史,半年間發生的事。

 

十年過去,仍帶點傻勁執持來個了斷,驅動著的,是三個字:「然後呢?」

 

倒是千載萬年都避不過的三個字。

 

這不是一本「如何戰勝癌魔」的書。事實上,每次聽到這幾個字,毛管總不期然豎起抗議:「全不是這回事!」

 

這也不是一本防癌復發錦囊的書。事實上,每次在防癌治癌暢銷書之間蹓躂,飽滯的眼目總想穿透如山的食療自療……全都很好……

 

「然後呢?」

 

這是一位慣常向人施予援手的社工、也是一位責任未完的母親,在參加了兩個喪禮之後的心路歷程。兩個喪禮相隔近二十年,兩位主角都患同一種癌病、女兒都年幼、母職都未及完成,也都是最有資格問:「然後呢?」

 

這才發現,原來天下人間最能叫人絶望的,可能也就是這三個字。

 

都說「活在當下」,我說的卻不止如此。

 

假如有那麼的一位,即便只有一位,來到「當下」不再的一刻,可以雙目正視這「然後呢」,可以擁抱「去到盡」的自由,也就是跳出「本性」的自由──包括趨吉避凶、病必要得醫治、兒女必要父母帶大的本性……那麼本書的存在,就已然完全值得。

 

誰說這不是天底下最奔放、最痛快的自由自在!

 

至於我這位慣常助人的復康社工,一朝角色倒轉,披上受助者的袈裟,除了最初那份「哈!我的胳肢窩殘障了!」的興奮,原來還是得從頭學習──學習被安排、被施予、被照顧,被關愛;聽噩耗時學易地而處、電療時學無為被動、住院時學謙卑配合、離別叱咤當權職場時趕學「人生走下坡初階」。

 

遊走於「施」與「受」之間的得著,不止源於「原來你也有需要」的釋懷走近,更是親身體會一個人遇上艱難時可以攏聚過來的善意。

 

這世界幸虧有艱難有苦困──一場劫難,牽引出人性的美善來,那種叫人驚訝的規模,相信絕非任何社工可以預先搞盡腦汁編排規劃得來。正因如此,我雖曾嘗試,卻真的沒辦法在這兒──向「攏聚過來的善意」致謝。

 

香港、加拿大、美國、英國、澳紐的教會兄姐、親人、好友、舊同事;當然還有醫護人員──初相識的、素未謀面的,那半年間你們傾倒而來的關愛,似乎一去無回,我欠你們一個像樣的交代。本書的起意,也源於此。誠然,我們一家欠你們的,深深感謝之餘,就真只能求主記念了。

 

丈夫和女兒,至親愛的,當然更不知如何以言謝。超乎本性(包括平常不慣生活細節本性)的照顧、一心一意的包容和寵愛,都是我見主面時必要首當感恩的。

 

「我必領瞎子走陌生的道,帶他們走他們不知道的路。」(以賽亞書四十二章16節,新譯本)

 

親手挽我走過這半年陌生的路,也繼續帶領我們每一個走完前頭未知之路的那一位領頭羔羊,我要衷心感謝讚美祂!

 

序於

20166

 

 

目錄


序一 「施」與「受」皆有福

序二 我所認識的瑪嘉烈

序三 天父的珍貴禮物

序四 你所愛的人病了

序五 Don’t be fooled by its name

自序 「然後呢?」

1. 與癌共舞

2. 向女兒坦白

3. 意義治療──“What for?”

4. 處理「問候」

5. 手術前評估

6. 稟告母親

7. 養生專家

8. 手術前一天

9. 手術天

10. 手術後的聖誕

11. 同行天使

12. 化療與摔跤

13. 全都在今天

14. 另類療法?

15. 副作用(上)

16. 天上與人間

17. 入院

18. 俄羅斯太太

19. 掉頭髮

20. 噩夢不再

21. 完美主義

22. 「人生走下坡」課程初階

23. 副作用(下)

24. 孩子的課外活動

25. 電療開始──「Please try NOT to help」

26. 患病爸媽的孩子

27. 施與受

新的一頁:我的四位生命導師

 

 

 

 

內文試讀


1. 與癌共舞

 

怎麼壞消息的出現,總要配襯托著藍天白雲?

 

2005年12月12日(星期一)

 

升降機門快要關上,一位中年女士趕進來,氣吁吁的。忙再按下開門掣。

 

「這車位也真夠難泊的,害我差點要遲到了!」

 

切片組織檢查後已三星期,一直都沒有接到外科醫生或家庭醫生的電話。聞說若有事,醫生會早些致電通知的。因此踏著初雪走向外科醫生診所的時候,步履輕快。

 

看來這三星期的擔憂很快便可以放下了。

 

中午時份,這醫務大樓車水馬龍,丈夫仍在找地方泊車。

 

輪到我了。自個兒走進醫生房。

 

關上門,醫生問:「請問用英文還是中文較方便?」

 

「兩者都可以。」

 

「切片檢查顯示,你右邊胸部無礙,但左邊發現硬塊,是cancer。」

 

望著眼前這位外科醫生,應屬中學時代由華南到加國升學的第一代移民吧──不算高大的個子,一雙靈巧的手;表情卻是凝重的,少了一份親切。

 

「是cancer。」

 

怎麼這就停了?

 

「你需要治療,要做個手術。我會替你安排手術。」

 

又停下來了。

 

自己社工的訓練背景似乎發揮了作用。正常情況下,人在聽到壞消息的一刻會產生巨大的情緒和行為反應。直覺告訴我,這位醫生不是冷漠不仁,不是高高在上;他可能是在等待、也在害怕一幕失控的場面出現。

 

後來,另一位病友跟我談起這位醫生如何向病人發布壞消息時,原來真試過有病人埋怨他麻木不仁。我問:「以他這副拘謹,若遇著病人剛聞消息後要生要死,那他怎辦?」

 

「倒是真的出現過這場面。他會馬上問:『你需要見輔導員嗎?』」

 

不禁失笑,這就對了,他正切合我「專業分析」下的醫生類型。

 

而那一天,當我坐在診所回過神來,很快便有了決定:其實要作出感性還是理性的反應,我是可以控制和選擇的。剛得知患了絕症,忽然要面對生死攸關的大難,我有千頭萬緒放不下要處理的事務──然而,即便如此,正如我一直教導獨生女兒說:「世界不是圍著你轉的。」

 

我需要急切的醫療服務,卻沒有權利叫服務提供者因我而手足無措;我需要同情幫助,可是助人者也沒有義務要為我而改變腼腆的性格。

 

好!就還他一個不被情緒騎劫的理性反應。

 

醫生,你這就安心下來吧!

 

自覺地深深吸一口氣,別過頭望了望大玻璃窗外的冬日藍天,晴空萬里,不遠處還可以見到湧向宜家傢俬作聖誕購物的人潮。

 

怎麼壞消息的出現,總要配襯著藍天白雲?

 

「請問我的病叫什麼?」

 

「Cancer。」

 

「不,我意思是正式的學名叫什麼?」

 

「噢!」醫生有點醒轉過來的樣子,終於開始接招了。探身取過紙條,寫下:「Infiltrating Ductal Carcinoma(侵入性乳腺管癌)。」

 

「請問是屬於較好還是較惡的類型?」

 

「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差,是最常見的。」

 

「請問prognosis預後(*按:醫生對有可能出現的病症的初步評斷)如何?」

 

「要做手術,取出切片,再做病理報告分析,才能確實知道結果。」

 

一個問,一個答,若從窗外望進來,還以為是記者在採訪一則別人的新聞。大概是眼前的病人不哭不叫,做醫生的安下心來,於是表現出關懷的一面:

 

「別擔心!我自己會親(拉長、加重音)──自幫你做手術,切去腫瘤及周邊約1厘米的組織;之後會見兩位專科醫生,再按需要作電療和化療。」

 

看來對這位大夫來說,「仁心仁術」不是巧言軟語的安慰,不是關愛情切的身體語言,而是很實在的一句「會親自幫你做手術」。

 

期望主診醫生「靈口」與「靈手」二者兼備,似乎有點奢望吧?正確點說,假如他口才了得,前者表現優秀,也許我對後者又會響起問號了。

 

「你要馬上作一些檢查,外面的護士會詳細告訴你……你丈夫有同來嗎?」

 

男大夫暗揣女病人不知還可以冷靜多久,抓著丈夫始終較安心。

 

「他在泊車,回頭我和他一起來見你,然後商討做手術的日期,可以嗎?」

 

回到書本資料

如果您對本商品有甚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