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您可以登錄註冊一個帳戶.
Language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的購物車是空的

畢哲思談虛己之福

畢哲思談虛己之福
型 號: 4646
書  名: 畢哲思談虛己之福
英文名稱: Blessing of Humility
作  者: 畢哲思
譯  者: 葉瑞蓮
語  文: 繁體中文
版  次: 1
頁  數: 176
國際書號: 978-988-8250-67-7
電腦條碼: 978-988-8250-67-7
出版者: 宣道出版社 China Alliance Press
庫存狀態: 有庫存
銷售價: HK$88.00
稅前: HK$88.00
可使用積分兌換: 1
購買數量:  
   - OR -   

書介


 

在著重個人的年代,我們仍要談虛己嗎?即使真的要虛己,又如何做呢?

畢哲思重讀八福時,才驚覺「虛己」就在「八福」中。書中以自己和他人的真人真事,來呈現聖經有關謙遜的真知灼見。每一章末亦附有反思與討論問題,讓讀者深化所讀,活出所想。上帝親牽你我手,每天虛己多一點。

 

畢德生推介文


本書是畢哲思的巔峰之作:他窮一生之力,以耶穌一篇權威性講章,也是祂在世上的第一篇講章,來禱告與默想。這篇講章,把上帝國度內的生活模式全然活畫出來,看似受到種種限制,福氣(八種)卻非比尋常呢!

畢德生牧師(Eugene Peterson)

加拿大溫哥華卑詩省維珍學院

靈修神學科榮譽教授

 

路卡杜推介文


 

20多年前,當我首次閱讀畢哲思的作品時,已感到每段文字都是經過禱告,深思熟慮寫成的。這些年來,畢哲思的著作,沒一本令人失望,都是呈給教會的禮物。在這本書內,他以學者的睿智與奴僕的態度,談一個跟我們息息相關的課題。

路卡杜牧師(Max Lucado)

美國ECPA好書金牌獎

《以神為樂》(It's Not About Me)作者

 

作者簡介


 

畢哲思

於1929年出生於美國德薩斯州,2016年逝世,享年八十六歲。他是前美國海軍軍官,於奧克拉荷馬大學取得工程系理學士學位。他曾任導航會(The Navigators)全體事務副會長,並參與美國、荷蘭等地的導航會事工,致力服事青年學生、教會和世界各地不同群體。在四十年的寫作生涯,他撰寫了超過二十多本著作,包括《敬虔的操練》、《聖潔讓你想得不一樣》、《恩典作王》等。

 

前言


 

新約最推崇備致的品格,無可置疑就是愛,其次便是謙遜。我曾數過,關乎愛的教導,包括言教與榜樣,在新約已約有50處;至於謙遜,則有40處。愛與謙遜,可說是基督徒氣質的基石,其餘芸芸操守,或多或少,都只是建基在其上而已。

 

話雖如是,我們卻甚少聽到、讀到有關「愛」與「謙遜」這兩方面的教導,因為那會令教的人靦腆不安。任何一位誠實的聖經老師,當打算以口或筆,來跟大家探討這兩方面的話題時,都不由得不自慚形穢起來。既如斯遙不可及,索性卻步好了。好些年來,我沒法認真跟大家論說那閃爍千古的「愛之篇」──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就是因為這種心態在作祟。至於「謙遜」,我更完全無法下筆,因深怕人家誤會我在自吹自擂,說:「看,我就是謙謙君子了!」

 

過了好一段日子,我才逐漸明白,聖經老師的本分,不是以自己來給別人作楷模,而是高舉聖經來供大家效法。對於愛,我們可以坦然地指著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說:「在日常生活中展現出來的愛,就該是這樣子的了!」對於謙和,我卻一直沒法在聖經中找到一段經文,可以這樣指著它說:「這就是謙和啊!」然而,近來我終於找著了。

 

事情是這樣的。由於答允人家寫一篇有關「八福」的短文,我遂煞有介事地把「八福」重讀一遍。在研讀的當兒,我驚覺一直以來對「八福」的認識,是這樣粗枝大葉。仔細揣摩後,我發現「八福」描述的,正是基督徒該有的,具體的謙遜表現!我終於不用思量該怎樣把自己打造成「謙和」的範式,來給論述作說明,而是可以指著一個客觀、外在的標準說:「這就是謙和啊!在日常生活中,便該這樣謙遜而行啊!」

 

正如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並非一應俱全的「愛的清單」,「八福」同樣也不是巨細無遺的「謙遜的清單」,但這兩處經文卻誠然分別是學習這兩門功課的起步點。沒有任何人能在這兩方面臻至完美,因此請別誤會,我並不是在跟大家說:「我就是聖經所描述的樣版了!」我是在說:「聖經所描述的境界,是我一直所企慕的,我祈求能在『愛』與『謙遜』中不斷成長,但願這也成為你的禱告。」來,讓我們並肩學習。

 

在研讀「八福」時,請毋庸忽視以下幾項真理:

 

首先,所有基督徒本來就該流露出這些品德來。「八福」所說的,是基督徒生活的正常表現:水喉匠如是,牧師傳道亦然;商界巨子如是,海外宣教士亦然。沒有一個人能因著超然的財經地位,或豐厚的傳道恩賜便可豁免。容我再強調,每個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所流露出來的,就該是「八福」所說的那模樣。

 

其次,「八福」所描述的特質,跟我們與生俱來的個性、氣質,或屬靈恩賜無關。有些人天生低調,有些卻不然;有些人秉性慈憐,有些卻不然。然而,容我再說,「八福」所談論的,沒有一樣是關乎個性、氣質,或屬靈恩賜,它們其實是保羅在加拉太書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所說的「聖靈的果子」,是聖靈在我們生命中所彰顯出來的工作。

 

第三,上帝對我們的接納是毫無條件的。我們在「八福」的成長狀況,並不會窒礙我們在永恆救恩上,或日常生活中與主同在。純然是基督的「義」,不是我們自己的,能讓我們日復日地在上帝面前蒙悅納(在第十章會進一步談及)。我敢保證,如果你能赤條條地,接受「八福」之光的驗察,準會看見自己如何罪大惡極,那是你一直不以為然的。別怕,到時請馬上奔向基督,以衪的「義」來覆蓋自己,免得像給棒打的落水狗般,一蹶不振。

 

最後,請務必緊記,在「八福」的標準下,我們即或稍有寸進,也完全是聖靈的工作。我們須仰賴衪在我們心裡動工,倚靠衪來走每一步;衪如果不推動,我們怎也動不起來的(同樣在第十章會進一步談及)。

 

讓我們倚賴基督的「義」與聖靈的大能開步走吧。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啊(雅一22)!

 

1. 讓我們把「八福」的要求藏於心底,矢志不忘(詩一一九11)。

2. 求主光照我們的本相,引領我們在「八福」所言的每項屬靈特質中茁壯成長(詩一一九33-37)。

 

目錄


 

致讀者   

前言       

鳴謝       

               

第一章    斥令與應許   

第二章    心靈貧窮       

第三章    為罪哀慟       

第四章    溫柔謙和       

第五章    飢渴慕義       

第六章    憐憫寬容       

第七章    內心清純       

第八章    締造和平       

第九章    為義受逼迫   

第十章    謙遜與福音   

               

摘錄:上帝親牽我手

注釋       

 

內文試讀


 

第一章   斥令與應許

 

我為主作囚徒的勸你們,

既然蒙召,

行事為人就要與你們所蒙的呼召相稱。

凡事要謙虛、溫柔、忍耐,

用愛心互相寬容。

(弗四1-2)

 

在1952年1月查經聚會中聽到的一句話,多年來一直縈迴耳畔,即或說它改變了我的一生,也一點不為過。「聖經本是要你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出來的啊!」今天對我來說,這已是理該如是的想法,但當晚,我卻如夢初醒般,震撼不已。自幼在教會長大,行事為人循規蹈矩,但記憶所及,教會卻從沒教導我該怎樣把聖經活出來。

 

那句話給我當頭棒喝。那時,我還是一名年輕的海軍軍官。聚會完畢,我一邊走回軍艦,一邊禱告說:「上帝啊,從今晚起,我要在日常生活中把聖經應用出來,請幫我一把,行嗎?」

 

「日常生活」是整句話的焦點。保羅在以弗所書四章一節敦促我們「行事為人」要與「所蒙的呼召相稱」;「行事為人」指的就是平常的日子,即上班、洗熨、往雜貨店等日子。

 

保羅詮釋「行事為人」該怎樣與蒙召的恩相稱時,率先提出的,就是「謙虛」。「凡事謙虛」的意思是:無論我在駕駛,在跟配偶或兒女相處,在與同事合作,在購物付鈔時,也是謙謙和和的。

 

保羅所置身的希臘羅馬時代,崇尚的是英雄本色,「謙虛」被視為丟臉的表現,社會上下棄如敝屣。二千年後的今日,我們的文化跟保羅那個世代,並沒有太大的分別。在基督徒圈子內,情況或許略有不同:對謙謙君子,大家還是嘖嘖稱美的,只是從沒想過要步武其後罷了。

 

「凡事要謙虛」,不是保羅獨有的見地,而是他以上帝代言人的身分向我們訓諭。聖經不是泛泛的著述,反映的不是芸芸執筆者的主觀想法,而是正如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三章十六節所說般,是「上帝所默示的」,也如彼得所言,是「人被聖靈感動」下所說出來的上帝的話(彼後一21)。「被聖靈感動」是指執筆人在聖靈引導下,把上帝的心意不折不扣地寫下來。「聖靈曾藉大衛的口預先說……」(徒一16),這類句子在新舊約俯拾皆是。因此,我們敢宣告:「聖經所言,就是上帝的說話」,是上帝透過人的口、人的筆,向我們宣告。

 

以上的反覆申論,無非是為了申明「權威」這回事:誰有權指使我們?我們行事為人該如何,謙虛與否,保羅何來資格說三道四?然而,上帝卻絕對可以向我們訓令。即或保羅以「勸」(弗四1)這柔和的語氣落筆,來跟以弗所的朋友(也在跟我們)侃侃而談;但他既是上帝的發言人,那他在說「行事為人」時,在說「凡事」「謙虛」時,我們就不能掉以輕心了,因為這並非任隨尊便,而是上帝的命令啊!

 

這一點是十分關鍵的,因為在這個狂妄的世代,謙虛、溫柔、忍耐,往往被視為弱者的表現、痴人說夢、不合時宜,令人難以在如斯喧囂紛擾的社會上立足。然而,當「行事為人凡事謙虛」是上帝的命令,當我們要把聖經活出來時,便怎也不能掩耳盜鈴了。

 

保羅多番敦促我們謙虛,除以弗所書四章一節外,在腓立比書二章三節也說過:「凡事不可自私自利,不可貪圖虛榮;只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在歌羅西書三章十二節,他說「要穿上……謙虛」。一呼百應,彼得也說,「你們大家都要以謙卑當衣服穿上,彼此順服。」(彼前五5)這一概都不是使徒的信口胡言,而是上帝的錚錚之言,以上帝的權威作後盾,斥令我們務必在生活上虛己而行。

 

除了保羅與彼得外,耶穌也經常論及這課題。雖然祂沒用上「謙遜」等類的字眼,但這意念卻貫穿在祂的芸芸教導中。事實上,「八福」所言的那些美德,也即是本書的主要論述部分,說的正是「虛己而行」。

 

耶穌以下有關「謙虛」的比喻,對我啟發尤深,我一直嘗試在生活中把其中的原則實行出來。

 

耶穌見所請的客人選擇首位,就用比喻對他們說:「你被人請去赴婚     宴,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主人請了比你尊貴的客人,請了你和他的那人前來,對你說:『請讓座給這一位吧。』你就羞羞慚慚地退到末位去了。你被請的時候,去坐在末位上,好讓主人來對你說:『朋友,請上座。』那時,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光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甘卑微的,必升為高。」(路十四7-11)

 

今天,這比喻對我們仍很適切。我們所垂涎的,也許不是筵席上的首位,而是地位、聲望、稱許、權力。「要讓陌生人誇獎你,不可用口自誇;讓外邦人稱讚你,不可用嘴唇稱讚自己。」(箴二十七2),不正是告誡我們別自吹自擂,墮進試探去嗎?

 

耶穌不單言教,還以身作則。祂在最後晚餐的席上為門徒洗腳(約十三1-11),不正是給我們作了榜樣嗎?「耶穌知道父已把萬有交在祂手裡,且知道自己是從上帝出來的,又要回到上帝那裡去」(3節)時,竟甘願虛己,放下身分,選擇以奴僕的樣式來為門徒一一洗腳:永生上帝的兒子,能如此紆尊降貴,委實教人詫異不已;但更令人震撼的是,祂為了我們這群頑梗的罪人,死在十字架上,卑屈極致(腓二8)。

 

這章取名為「斥令與應許」,但走筆至此,看似還未入題啊!「斥令」的同義詞是「指令」;「斥令」在字典上的釋義是:「由合法的權威所頒發的命令」。除了上帝,還有哪個機關的權威是至高無上呢?至於「應許」,則是指「保證務必履行從前所承諾的宣告」。除了上帝,誰會以無比的能力與絕對的誠信,履行所許下的一切諾言呢?

 

對虛己而行的人,上帝給了他們什麼應許?使徒彼得在彼得前書五章五至六節把「斥令」與「應許」一併說:

 

你們大家都要以謙卑當衣服穿上,彼此順服,因為

「上帝抵擋驕傲的人,

但賜恩給謙卑的人。」

所以,你們要謙卑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這樣,到了適當的時候,祂必使你們升高。

 

第五節的「以謙卑當衣服穿上」,即是說「謙卑」猶如衣服般,成為我們身上的一部分,因為誰也不會在人前袒胸露背的;那麼,讓我們誰也不在處事待人時,妄自驕橫吧。

 

上帝承諾「賜恩給謙卑的人」;在聖經中,「恩典」表述的,往往是「上帝能力」(例見提後二1一節;林後十二:九),這兒的意思也相若。「謙讓」不單跟俗世的價值觀背道而馳,也與我們的罪惡本性水火不容。因此,我們迫切需要上帝的恩典,即是從聖靈而來的能力,好讓我們每天在遇上形形色色的人、林林總總的情況時,不致袒裼裸裎,能穿上「謙卑的衣服」來去自若。只要我們願意在生活中虛己而行,上帝應許必以恩典相隨。

 

彼得前書五章五節說的是謙讓待人,但第六節「你們要謙卑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說的卻是虛己覲神,任何時間均須在大能上帝的手下謙卑降服,禍福皆然 (詳見本書第四章)。

 

倘若我們能這樣的話,上帝在第六節承諾,「到了適當的時候」必使我們「升高」。然而,「適當的時候」指的是什麼時候?「升高」又是什麼形式的提拔?一切均沒明白道來。「適當的時候」可以不拘一格,「升高」可以是五花八門,只有上帝才曉得怎樣的時間與怎樣的形式,對我們才最適切不過,甚或今生也未必就是應許兌現的最佳時機。請務必放心,許下諾言的,是那不能說謊背乎自己的上帝。

 

現在讓我們轉到舊約,看看上帝對「虛己而行」的人曾作過什麼保證。先讀以賽亞書五十七章十五節:

那至高無上、永遠長存、

名為聖者的如此說:

「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

卻與心靈痛悔的謙卑人同住;

要使謙卑的人心靈甦醒,

使痛悔的人內心復甦。」

 

上帝在這節聖經中把自己描述為「至高無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這正是以賽亞書六章一至七節的圖象。在第六章中,以賽亞看見的上主是「坐在高高的寶座上」,「榮光遍滿全地」,周圍侍立的撒拉弗,一呼一應,彼此吶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如斯景象教先知戰慄不已,頹然崩潰。可是,在五十七章十五節,這稱為「至高無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卻承諾「與心靈痛悔的謙卑人同住」,讓他們的心靈「甦醒」!

 

與人「同住」是指與人關係親暱,而「甦醒」則是昏昏沉沉的人重新起步。「虛己而行」是斥令,但上帝同時所賜下的承諾,卻棒得叫人難以置信。虛己而行,或會令我們受盡白眼,備嚐屈辱;然而,全能永在的上帝卻保證一直與我們偕行,沿途打氣。

 

第二個應許在以賽亞書六十六章一至二節:

耶和華如此說:

「天是我的座位;

地是我的腳凳。

你們能為我造怎樣的殿宇呢?

哪裡是我安歇的地方呢?

這一切是我手所造的,

這一切就都存在了。

我所看顧的是困苦、靈裡痛悔、

因我言語而戰兢的人。

這是耶和華說的。」

 

在第一至二節開頭,我們看見的,同樣是皇天后土的上帝,以天為寶座,以地為腳凳;事實上,宇宙一切,莫不是祂所創造的。如此崇高超凡的上帝,卻承諾對因祂的說話而痛悔、驚惶的眾生,獨垂青盼。簡直不可思議!

 

以賽亞書這兩段經文一再說明:倘我們願意虛己而行,上帝承諾垂憐我們,跟我們建立親密無間的關係,好策勉我們一直走到底。謙讓之士,在希臘羅馬的文化與當今世代的價值觀看來,都只是無膽匪類,但上帝偏偏應允,對他們垂顧、提、賜福。

 

讀罷以上經文,你認為謙卑虛己只是任隨尊便的等閒事,還是須矢志力行的品德情操呢?倘你仍支吾以對,便該馬上抱愧蒙羞,披麻痛悔,在至尊至榮,恩威並施的上帝面前懇求赦宥。

 

一言以蔽之,在生活上虛己而行,是上帝對我們的斥令,沒誰可抗拒:這是全章的要點。詩篇一一九篇四節曾云,「祢曾將祢的訓詞吩咐我們,為要我們切實遵守。」上帝的訓令非同兒戲,是要我們如實遵行的。謙卑,並非對超凡脫俗之輩的附帶要求,豐儉由人;而是對所有信徒的命令,是日常生活中務必秉持的操守,沒誰可豁免。何況,倘我們能鍥而不捨地學習虛己,上帝還承諾加能賜力,以恩典覆庇。

 

我們該怎樣在日常生活中虛己而行?在隨後的八章,我們會探討在這個被罪惡扭曲,支離破碎的世界中,跟不同的人往還,遇上不同的遭遇時,怎樣謙卑地處人處事。我們的嚮導就是主耶穌自己。祂在那最長篇的講章──「登山寶訓」中,人稱為「八福」的部分,壓根兒告訴我們的,就是在生活不同層面上把謙虛行出來的方案。所羅列出來的,不單是連串的命令,也是非一般的祝福承諾。

 

反思與討論

1. 保羅描述怎樣才算是與「所蒙的呼召相稱」時,為什麼把「謙虛」置於榜首,先於「溫柔」、「忍耐」、「愛心」呢?

2. 在日常生活中「謙遜而行」,為什麼並非是信徒做或不做的個人抉擇呢?

3. 耶穌基督怎樣「虛己」?祂的榜樣如何令我們詫異不已?

4. 本章所言的哪些「斥令」是令你最感為難的呢?哪些「應許」是令你最感振奮的呢?

 

 

回到書本資料

如果您對本商品有甚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