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您可以登錄註冊一個帳戶.
Language
 English  繁體中文
您的購物車是空的

婚姻的核心價值

婚姻的核心價值
型 號: 4642
書  名: 婚姻的核心價值
英文名稱: What Is Marriage? Man and Woman: A Defense
作  者: 傑爾吉斯、賴恩.安德生、羅拔.佐治
譯  者: 盧成瑗
語  文: 繁體中文
版  次: 1
頁  數: 166
國際書號: 978-988-8250-66-0
電腦條碼: 9789888250660
出版者: 宣道出版社 China Alliance Press
庫存狀態: 有庫存
銷售價: HK$98.00
稅前: HK$98.00
可使用積分兌換: 1
購買數量:  
   - OR -   

書介


一直以來社會視婚姻為男女的結合,但是在世界各地興起的平權運動挑戰這看法,要求重新定義婚姻。本書指出和捍衛支持一男一女婚姻觀的理由,也表明重新定義民事婚姻是無必要、不合理和違反公共福祉的。

 

本書前身為一篇刊登在哈佛法律及公共政策期刊(Harvard Journal of Law and Public Policy)的論文。論文出版後,其核心論證在傑出社會科學學者社群中被廣泛閱讀;自此之後,更被世界各地的學者和社運活躍分子引用和討論,可算是有史以來對婚姻傳統最有力的辯護。論文內容經增補修訂後成為本書,對婚姻平權辯論提供有用資料,促進民主討論,回應社會風潮,可說是此課題不可多得的著作。

 

作者簡介


傑爾吉斯(Sherif Girgis)是普林斯頓大學哲學系哲學博士生和耶魯法學院法律博士候選人。他以Phi Beta Kappa聯誼會會員身分和最優異學業成績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榮獲最佳倫理學畢業論文和最佳哲學論文,並且榮獲美國但丁學會國家但丁獎。其後他以羅德學人身分取得牛津大學道德、政治及法律哲學哲學學士。

 

賴恩.安德生(Ryan T. Anderson)是美國傳統基金會威廉西門學人和威特斯潘專業學院網上期刊Public Discourse: Ethics, Law, and the Common Good編輯。他以Phi Beta Kappa聯誼會會員身分和優等學業成績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也是聖母大學政治哲學哲學博士候選人。他曾擔任宗教期刊First Things的助理編輯和飛利浦基金會新聞工作成員。他的著作刊登於多份刊物,包括Harvard Journal of Law and Public Policy、First Things、The Weekly Standard等。

 

羅拔.佐治(Robert P. George)是哈佛法學院客座教授和普林斯頓大學麥考密克法律學教授,以及美國觀念及制度詹姆士麥迪遜計劃主任。他是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委員,曾擔任生物倫理學總統顧問委員會委員和美國公民權利委員會總統任命委員。他是前任美國最高法院司法成員,並獲得法官湯姆.克拉克獎。他榮獲美國總統公民獎章及波蘭共和國捍衛人權榮譽獎章。

 

關序


以理性維護一夫一妻制——可能嗎?

 

近年同性「婚姻」的浪潮在全球風起雲湧,特別在西方勢如破竹,雖然現時只有大概20個國家制度化了同性「婚姻」,所以仍然是世界上的少數,但在學術界和主流媒體的吹捧下,很多人都感到同性「婚姻」不單是不可逆轉,更是理性上難以反對。相反,一夫一妻制則被視為偏見,就算不少基督徒雖然因信仰而支持一夫一妻制、反對同性「婚姻」,但他們心底也感到難以用理性維護一夫一妻制,並且不敢在公共場合發言。同性「婚姻」的挑戰已臨到亞洲和香港,台灣很可能在短期內制度化同性「婚姻」(基於台灣最高法院的判決——一個我認為欠缺理據的判決),而香港終審庭對變性人婚姻的判決已嚴重衝擊婚姻與家庭的概念——雖然它並沒有明文否定一夫一妻制,但判詞斷然把婚姻與生育分割,而且它用的理據(人權、寬容等)也顯然可用於同性「婚姻」。而且香港法院也將要面對與同性「婚姻」有關的司法覆核案子。若支持一夫一妻制的人不能在公共領域提出合理的論據,長遠來說香港婚姻制度的命運也是岌岌可危的。

然而,一夫一妻制真的不可以用理性來維護嗎?不是的!本書會詳細告訴你為何如此。作者針對修正主義婚姻觀(revisionism)——這立場認為婚姻的本質在於親密關係,與性別或生育無關——有力地作出回應,深入淺出地維護傳統婚姻觀念。本書作者之一羅拔.佐治(Robert P. George)是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知名法理學教授,多年來在學術界維護傳統價值,學問精深,著作等身,論證嚴密,是極左分子痛恨的人物。

而另一位作者賴恩.安德生(Ryan T. Anderson)是較為年青的學者,但已是近年冒起的新星,勇於在美國公共領域維護一夫一妻制。我曾看到他在電視台與別人辯論,雖然他經常被圍攻,但不卑不亢,據理力爭,我十分欣賞他的風度和機智。他近幾年也努力筆耕,往往在最短時間回應最迫切的議題,例如美國最高法院支持同性「婚姻」的判決過去不久,他就能出版了Truth Overruled: The Future of Marriage and Religious Freedom,作出強力反駁。這一兩年全球跨性別運動突飛猛進,在美國的「浴室爭論」又甚囂塵上,他又馬上出版了When Harry Became Sally: Responding to the Transgender Moment,回應跨性別運動。綜觀他幾本書,文筆流暢,思路清晰,資料翔實,立場堅定卻語調溫和,實在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書。

其實要解答同性「婚姻」應否制度化的問題,首先要問:「究竟婚姻的意義是什麼?」但支持同性「婚姻」的人往往忽視這問題,而本書則詳細探討這問題。在簡介了當代婚姻的爭論後,作者在第一章批評修正主義婚姻觀,在第二章解釋為何婚姻是全人(一男一女)的結合,在第三章說明為何國家要維護婚姻制度,而在第四章指出修改婚姻定義的害處是什麼。在後面他回應別人的批評:在第五章他處理不育的異性婚姻和跨種族婚姻等問題,在第六章他探討一夫一妻制是否對他人殘忍?

我閱畢全書,獲益良多,非常推薦讀者仔細閱讀本書,一同思考婚姻這個重要課題,為將會來臨的婚姻大爭論作好準備。

 

關啟文博士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系主任/香港性文化學會主席

 

目錄


關序 以理性維護一夫一妻制——可能嗎? 關啟文博士

 

引言

第1章:對修正主義者的質疑

 

第2章:全面結合

 

第3章:國家與婚姻

 

第4章:有何傷害?

 

第5章:公正與平等

 

第6章:殘酷的交易?

 

第7章:結論

 

附錄:對身體結合的進一步思考

 

注釋

 

 

 

內文試讀


引言

 

兩種婚姻觀

 

我們現今所稱的同性婚姻辯論,直接論及的並非同性戀,而是婚姻。不是討論哪些人可以結婚,而是婚姻到底是什麼。數十年來,對於何為婚姻的看法一直分成兩派,並為此爭論不休,現在可說是到了決勝的關鍵時刻。

長久以來,在我們的文化傳統裡,婚姻的夫妻結合觀(conjugal view)一直深深影響我們的法律,還有文學、藝術、哲學、宗教和社會實踐(詳見第3章)。依據這種婚姻觀,婚姻既是身體上的結合,也是情感上、精神上的結合,以其全面的特性獨樹一幟,並像其他所有的愛一樣,熱情洋溢:既體現為家庭生活的分享承擔,也體現為終身的忠貞不渝。正是這種理解下的婚姻,讓人類社會找到對未來的希望,也找到不斷更新改進的終極動力。

另一種是修正主義觀(revisionist view),在過去數十年間,一直為歷次婚姻政策改革的理論根據。依據這種婚姻觀,婚姻本質上是情感結合,以情感強度為其特徵,不必在伴侶之外另覓依據,至於對對方忠誠與否,悉隨本人意願而定。在這種理解下的婚姻,伴侶所追求的是情感上滿足,有之則合,無之則分。

 

***

 

1595年,埃德蒙.斯賓塞出版結婚時獻給新娘的頌詩〈祝婚曲〉。〈祝婚曲〉是獻給新娘的一塊「永恆紀念碑」,以雋永的詩意筆觸,表達上文第一種婚姻觀的美麗、無畏和寬廣。

斯賓塞的詩篇有一個核心概念——夫妻身體和心靈上的結合;婚姻也是如此。身為新郎的敘事者把四個主要詩節專用在新娘身上,首先說她「身軀像莊嚴巍峨的宮闕」,接著寫她「內在的美」,然後寫他們通過誓願實現精神結合,再寫他們藉著圓房(consummation)達到身體結合。

他們通過做愛使其誓約圓滿,又從而製造新生命;因而子女可以「實現」他們的「誓願」。這樣,他們結合時那些轉瞬即逝的「片片歡樂」,就能預示「眾多的後代」所帶來「永恆的幸福」。因此,他們的承諾就像其活生生的「果實」一樣,是「永恆」的。為了得到與此匹配的無窮力量,新郎請求「婚姻的律法」的守護神朱諾「束緊」他的婚姻——是束緊(bind)而非束縛(bend),因為婚姻是條自然紐帶,對此社會或宗教都只能「鄭重見證」。

鑑於他的婚姻關係到每一個人,新郎請求全世界甚至全宇宙為他見證。他首先以真正的文藝復興方式求諸眾繆斯,然後求諸侍奉新娘的姑娘們,再求諸在街道上奔跑歡呼的所有男孩。至於「城市的青年」,他要求他們點起篝火,並「圍著篝火歡快地舞蹈、歌唱。」他求諸掌管愛爾蘭河流的仙女們,也求諸大量棲居其間的魚類。森林、月亮和太陽都是他的證婚者,甚至連作為「眾神的聖殿」的「高高的天庭」也是。

 

***

 

畫面快進至2006年秋天。上曼哈頓西區(Upper West Side)一名廣告行政人員約翰.柏迪勒(John Partilla)認識了當地一名新聞主播卡露.安妮.莉爾(Carol Anne Riddell)。他倆志同道合,精力充沛,於是一拍即合;還不到五年工夫,他們已經山盟海誓,但當《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特寫報導他們婚禮的時候,此事卻掀起一場激烈爭論。

柏迪勒和莉爾相識於各自子女同一個幼兒班上,當時雙方皆已結婚。事實上,此後這兩家人成了朋友,甚至曾一起度假。不過,他們不想「否定自己的感覺,過不誠實的日子」,所以寧願拋棄配偶和子女:「他們有的只是自己的感覺,那些感覺據莉爾的描述,是『無條件的,全面的……那是上天的饋贈,但我也要有所付出才能掙到它。我們有勇氣攜手一跳嗎?』」

 

***

 

像〈祝婚曲〉一樣,《紐約時報》這個婚禮特寫體現某種婚姻觀。我們這場全國的婚姻辯論,這兩種觀點皆參與其中。

斯賓塞的祝婚詩唱頌的是一種理想。把詩歌譯成散文,我們可以說,它視婚姻為全面結合(comprehensive union):婚姻始於雙方同意,以性關係鄭重確立,把夫妻兩人在身體上、心靈上聯成一體。婚姻如此以身體結合的行為圓滿告成、藉這種行為孕育新生命,因而特別適宜於繁衍,也特別能因生育而鞏固;它也要求家居生活(domestic life)的分享承擔,而那是特別宜於家庭生活。在以這些全面方式結合配偶的同時,婚姻在客觀上也要求雙方作出全面承諾:永久結合、性事排他的承諾。全面結合本身就有價值,這結合與子女的福利也大有關係,因而使婚姻成為公共福祉,一項國家應當承認和支持的福祉。這樣的看法,我們稱之為婚姻的夫妻結合觀(the conjugal view of marriage)。

柏迪勒和莉爾的婚姻故事也許算不上詩篇,但得以在全球最著名報章的潮流欄中刊出,這篇文章也就代表流行觀點的極端形態。它把婚姻視為全情投入浪漫關係和家居生活的二人結合:主要就是情感結合,伴侶雙方所喜歡的任何性活動的作用僅限於增強這關係。這種全情投入的浪漫型結合,在伴侶之間仍然存在情感時就被視為有價值。國家承認這類關係,是因為這類關係的穩定,以及有關配偶及其所養育任何子女的需要,都關乎國家利益。這種看法我們稱之為婚姻的修正主義觀(the revisionist view of marriage)。

從柏迪勒和莉爾的故事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婚姻的修正主義觀並沒有明顯的同性戀元素。許多異性戀關係背後也有其身影。不過,根據這種觀點,異性戀關係和同性戀關係之間並沒有實質的差別:兩者皆包含強烈的情感結合,於是都足以構成婚姻關係。全面結合則大不相同:那是只有一男一女才辦得成的事。

因此,為同性民事婚姻(same-sex civil marriage)立法,就不是對婚姻制度的擴充,而是重新定義。這項行動會把「無過失」離婚等政策開啟的過程進行到底,從而牢牢確立這些政策,最後更會讓修正主義觀取代夫妻結合觀,把修正主義觀抬舉到法律原則的崇高地位。這樣的話,婚姻革命會奪走更多我們道德和文化遺產裡的好事物,要想回復舊觀,也就更加困難。至少根據我們的論證確是如此。

回到書本資料

如果您對本商品有甚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

您的姓名:


您的評價: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碼: